www.606.com

WWW.606.comOne完成全…

发布时间:2019-02-06 20:31:45
作者:606.com,www.606.com

近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16日宣布撤销奥巴马政府与古巴方面达成的“完全不公平”协议,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美国将继续执行对古巴的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政策,但不会关闭2015年重开的美国驻古巴大使馆。这是继TPP、巴黎协定之后,特朗普政府废除的第三项奥巴马时期的重大国家政策。而奥巴马政府另外两项重要的“政治遗产”——伊核协议和医改法案,也都在特朗普计划之内。兑现选举承诺“开倒车”特朗普当天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发表演讲时说:“我要撤销上一届政府与古巴间签署的纯单方面协议,立即生效。”美方将继续执行对古巴的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政策,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的企业进行生意往来,同时收紧对美国公民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2014年12月17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宣布启动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2015年7月,两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特朗普此次收紧对古巴政策后,外交关系不会受到影响,两国重开的大使馆不会关闭。另外,由于美国商界和部分共和党人士反对美古关系彻底“停摆”,特朗普对古政策调整之余,也保留下部分奥巴马时期举措。比如,美古间不久前恢复的商业直航和游轮服务将不会中断。禁止美国企业与古巴军方控制企业做生意的同时,对航空公司和游轮企业“开了绿灯”。奥巴马政府还取消了美国人携带入境、用于个人使用的朗姆酒和雪茄数量限制,对此特朗普也无意重启。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对古政策调整在意料之中。特朗普在竞选初期曾支持美古关系解冻,但随后对古态度转向强硬。去年11月底,他曾表示,如果古巴没能达到某些特定目标,他将终止两国关系正常化进程。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政府一直对古巴采取敌视政策。两国1961年断交,美国还长期对古巴实行封锁。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着手改善对古关系。2014年年底,古美两国启动关系正常化进程。2015年7月,古美正式恢复外交关系。2016年3月,奥巴马还访问了古巴。短期有交代长期有损害对于特朗普的上述对古新政,古巴方面表达了强烈不满。古巴政府当天发表声明说,特朗普收紧美国对古政策不会影响古巴革命进程,更不会让古巴人民屈服。“任何旨在改变古巴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企图,无论是通过压力和制裁来实现,还是采用更微妙的方法,都注定会失败”。多数古巴民众也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古新政策表示反对,认为这是“历史的倒退”,古巴哈瓦那大学教授埃斯特万·莫拉莱斯说,特朗普调整对古政策是为了兑现其竞选承诺,以迎合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古巴裔反古势力,争取更多支持。对于特朗普的这一做法,中国社科院拉美所中美洲和加勒比研究中心秘书长王鹏指出,特朗普此举短期内可形成较强的政治效应,对自己的选民有所交代,但从长期看,则会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构成实质性损害。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游说集团“支持与古巴进行接触组织”本月初曾预测,特朗普调整对古政策将给美国带来损失。这一组织表示,如果全面恢复对古巴的限制,那么在特朗普任内,美国经济将遭受66亿美元和超过1.2万个工作岗位的损失。正因如此,特朗普的对古新政在美国国内也遭遇了反对之声。堪萨斯州参议员杰里·莫兰认为,特朗普对古新政将损害该州农民和农场主的利益,影响他们将美国的产品和服务出口至古巴。解读>>>奥巴马政治遗产几成“遗迹”2017年1月23日TPP:“恨之入骨”上任即废除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国总统,1月23日就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对TPP可谓“恨之入骨”。特朗普在竞选中曾多次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承诺当选后不再签署大型区域贸易协定,而是注重一对一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他日前表示美国将很快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TPP自谈判开始就在多国引起争议。经过5年多的谈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12个国家于2015年10月达成一致,并于2016年2月签署协定。协定覆盖的区域经济规模占全球经济总量的40%。2017年4月19日伊核协议:全盘否定风雨飘摇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经过多年马拉松式艰难谈判,于2015年7月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根据协议,伊朗将限制核计划;作为交换,国际社会将解除对伊制裁。在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曾多次抨击伊核协议,称其为“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表示要予以废除或重新谈判。2017年4月19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发表讲话,全盘否定2015年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签署的全面协议;6月5日,卡塔尔爆发“断交风波”,恰好发生在特朗普中东之行的几天后,而事后特朗普也证实,阿拉伯国家集体“围堵”卡塔尔是他5月到沙特阿拉伯访问时协助策划的方案。特朗普剑指伊核协议,而另一方面,促成伊核协议签署的鲁哈尼成功连任伊朗总统,伊核协议的前途依旧扑朔迷离。2017年5月4日医改法案:前途未卜恐难获通过预计这项法案在由100名议员组成的参议院难以获得通过。美国国会的投票规定要求法案至少得获得60名参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民主党虽然是少数党,但在参议院中仍然拥有40多个席位,因此可能会阻止该法案通过。保守派共和党人一直誓言要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这一目标与民粹主义者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的改革一致。在奥巴马医改法案下,医疗保险具有强制性。该法案向数百万民众提供购买保险的补贴,并且禁止保险公司基于投保人此前患有的疾病收取风险保费。共和党的这份法案允许各州不再要求保险公司向患有疾病的民众收取和健康民众相同的保费。2017年6月1日《巴黎协定》:退出招致全球批评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宫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特朗普说,《巴黎协定》让美国处于不利位置,而让其他国家受益。美国将重新开启谈判,寻求达成一份对美国公平的协议。特朗普曾称气候变化是骗局,并在选举期间威胁要退出《巴黎协定》。他就任以来要求评估修改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旨在减少发电厂碳排放的《清洁电力计划》。特朗普政府提出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也提议停止向一些联合国应对气候变化项目拨款,并大幅削减美国环保局的预算。《巴黎协定》是由全球195个国家于2015年12月12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中通过的气候协议,该协议于2016年4月22日在纽约签署,旨在通过减少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排放物来限制全球变暖。本组稿件据新华社、央视一名中国公民在老挝遭枪击身亡

606.com


文在寅自上任以来,民意支持率曾达到创纪录的84%。韩国有舆论认为,文在寅给治理国家带来一阵新风。但执政毕竟不能光靠短期的政治新风,更要看长期的执政成绩单。目前看来,文在寅面临着几大棘手的难题,组阁进程缓慢且阻力颇大,经济和就业形势仍不乐观,外交孤立局面尚待破解,前路可谓坎坷。上台容易执政难,文在寅手中的牌会怎么打?又能否破解内政外交困局?提名官员连曝“黑历史” 文在寅火速上任后,没有过渡期,便一边执政一边组阁,但其提名的官员屡屡被揪出履历污点。文在寅先是提名李洛渊为新任国务总理,但李洛渊被曝出偷税漏税、其子被免除兵役等丑闻;提名康京和、金尚祖担任外交部长和公平交易委员长,两人却涉嫌假报住址。近日,文在寅提名安京焕为法务部长官,此人又被指出曾酒后驾车、在作品中诽谤女性……仿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接二连三的黑料令人始料不及。提名人连曝丑闻后,在野党阵营要求文在寅本人出面道歉。文在寅曾发表讲话请求民众谅解,在野党阵营反应不一。国民之党、正党等在野党摆出配合态度,李洛渊的提名顺利获批,而自由韩国党议员则全体离场以示抗议,并放话在康京和等人事任命上将竭力阻击。然而,文在寅不顾在野党阵营的反对,先后任命金尚祖、康京和担任要职。按照韩国相关规定,长官提名人需接受国会听证,而无论国会通过与否,都可以最终获得总统任命。目前,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国会299个席位中占据120席,这意味着文在寅仍需获得在野党支持才能通过关键法案。有分析称,文在寅强行任命恐怕对新一届政府与国会的关系有损,这无疑会令文在寅背上政治包袱,不利于他今后推行各项改革。经济改革计划或难实现上任一个多月以来,文在寅以亲民形象示人,展现了不同于历任总统的作风,成为坊间美谈。不过,对文在寅而言,提振经济增加就业,削弱财阀对韩国经济的绑架,根治与之盘根错节的政治积弊,才是保有民意支持的根本。否则,他塑造的“接地气”形象最终将沦为“作秀”。然而,文在寅接手的韩国经济犹如“烫手的山芋”。去年,韩进海运、三星、乐天三大集团相继出现问题,带有浓重财阀色彩的韩国经济更趋低迷。这也导致失业人口居高不下,2016年韩国失业人口首次突破100万人,创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最高纪录。为此,文在寅在上台伊始就提出了11.2万亿韩元(约合100亿美元)的补充预算案,计划重点改善就业问题。文在寅呼吁国会早日通过补充预算案,以加快实现增加就业、提振经济等目标。但由于此前文在寅“强行”任命金尚祖与康京和,在野党阵营很可能“还以颜色”。如果补充预算案在国会受阻,将或多或少拖累文在寅经济改革的步伐。外交困局短期难破解文在寅接盘的韩国外交局面同样不容乐观。文在寅上台后旋即向中美日俄等国和地区组织派出特使,为韩国新政府营造出对外寻求沟通的积极形象,但各种外交难题依旧。在“萨德”部署问题上,文在寅下令重启全面环评、暂停后续追加部署。虽然按下“暂停键”,但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此前曾表态,青瓦台无意从根本上改变“萨德”部署决定。“萨德”问题实际上是韩国如何平衡对中美两国外交的问题。本月底,文在寅将首访美国。韩方的表态意在安抚美国,以保韩美关系不动摇。但对中方而言,这更像是缓兵之计。换句话说,横亘在中韩之间的鸿沟一点没缩小。文在寅走马上任一个多月以来,韩日高层往来密切。然而,在“慰安妇”协议问题上,双方都表现出不会轻易妥协的态度,还没有拿出更进一步的处理方案。“慰安妇”仍将是影响韩日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与保守派主张对朝鲜强硬不同,文在寅强调与朝鲜对话的必要性,但寻找与朝鲜对话的开端显然需要花更多时间,韩朝关系缓和暂且无从谈起。分析认为,文在寅的外交政策不同于前任政府的“一边倒”,而是在大国之间寻求一种战略平衡,但这一目标实现起来难度不小,将考验其政治智慧。害怕“脱欧”?英公民申请加入法国籍人数大幅增加


新华社北京7月1日电(国际观察)韩美总统会谈:共识难掩分歧新华社记者陆佳飞 耿学鹏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30日与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白宫举行会谈,双方就安全和贸易等议题进行了讨论。分析人士指出,从双方的公开表态看,美韩将在半岛核问题上加强合作,但双方在军费分摊和双边贸易问题上暴露出了分歧。朝核问题有共识在两国领导人共同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表示,美方正通过外交、安全和经济手段,与韩国等国家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密切合作。他称美国对朝鲜的“战略耐心”已经结束,但强调美方的目标是在半岛实现和平稳定。文在寅则表示,韩美两国政府决定将应对半岛核问题视为最优先考虑的事务,将密切协调两国相关政策。他表示,韩美将采取分阶段和全面的方式,对朝实施制裁和进行对话。此前外界普遍认为,由于文在寅在竞选期间主张同朝鲜对话与接触,而特朗普则主张对朝强硬,两人在半岛核问题上可能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但美国外交学会朝韩问题资深研究员斯科特·斯奈德指出,文在寅在访美前已明显缩小了他和特朗普在对朝政策上的不同,称自己主张的以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与特朗普“最大限度施压但接触”的政策一致,因此双方会谈或能就对朝政策达成共识。从两人的表态来看,斯奈德这一分析是正确的,双方就对朝采取施压与对话相结合的方式达成了共识。韩国媒体还对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解读称,特朗普对韩国政府重启对朝对话的政策表示支持,并支持韩方在营造半岛和平统一氛围方面发挥主导作用,这符合韩方诉求。军费贸易显分歧当特朗普和文在寅谈到军费分摊和贸易问题时,双方的分歧就显露出来了。关于军费分摊问题,特朗普表示,美韩目前正在就如何确保两国能公平分担驻韩美军费用进行合作。他强调,美国政府视公平分担安全防务费用为十分重要的问题。对此,文在寅说,韩国在加强韩美联合防御能力的同时,将寻求防务改革,加强自我防卫能力。有分析认为,这一表态一方面作出了韩国将承担更多责任的姿态,但同时也避免了作出分摊更多军费的承诺。在贸易问题上,双方的分歧更为明显,特朗普甚至公开向韩国施压。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直接批评前任奥巴马执政期间签署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不是划算的交易”,并称过去几年美国对韩贸易逆差较协定签署前增加了超过110亿美元。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虽然使用了寻求公平贸易和去除贸易壁垒等较为缓和的表述,但也明确提及了汽车等美方认为加重美韩贸易逆差的领域。对于美方的说法,韩方并不认同。美国媒体援引美方官员的话报道说,在两国领导人会谈中,面对特朗普有关自贸协定对美方不公的说法,文在寅表示,这一协定是互惠互利的。此外,据韩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声称双方正在就自贸协定重新谈判,并在社交网络上发帖称要签订“一个新的贸易协定”。美方官员也称美方正在组建联合特别委员会会谈机制,以启动谈判并修改自贸协定。但韩方则否认两国领导人在会谈中就重新开展自贸谈判达成一致。韩国媒体认为,这显露了两国在“重谈自贸协定方面的裂痕”,重谈协定以及韩方作出利益妥协或将无法避免。韩国喜忧参半文在寅访美前,韩国舆论多认为,他此行主要有三个目的:一是建立他与特朗普之间的个人关系;二是就应对半岛核问题达成共识;三是多谈原则共识,少暴露分歧。从双方的公开表态来看,访问结果让韩方喜忧参半。与特朗普建立个人关系是文在寅此访的首要目的。他本人在出访前就已表示,不会强求在韩美首脑会谈上取得具体成果,将着重与特朗普构筑友谊和积累信任。韩国舆论多认为,借助此访文在寅初步达到了这一目的。韩国媒体在访问前对特朗普的“握手功”着墨颇多,担心他会以此给文在寅来一个“下马威”。但最终两人见面时的握手“热情”而“融洽”,让韩媒松了一口气。另外,美方给予了文在寅高于其“工作访问”级别的接待,同时接受了年内访韩的邀请,韩媒认为这也展示出了美方的友好姿态。韩国延世大学统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奉英植认为,文在寅与特朗普的会谈“取得了成功”,双方建立了个人联系,同时就寻求以对话解决半岛核问题达成共识,避免了双方在半岛政策上产生分歧。不过,双方在自贸协定及军费分担问题上暴露的分歧也在韩国引发了担忧。主要在野党自由韩国党认为,这两个问题将成为韩国政府在韩美关系上的重大挑战,政府需要在保障韩美同盟的同时,通过外交努力维护国家利益。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美韩在贸易问题上可能出现的摩擦,未来都可能对美韩关系产生负面影响。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慰问章莹颖家属 促严惩嫌犯

www.606.com


606.com中新网6月16日电 据马来西亚《南洋商报》报道,爱尔兰众议院14日举行全体会议,选举统一党党魁利奥·瓦拉德卡为政府总理。据了解,瓦拉德卡是爱尔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也是首位同性恋总理。在当天的投票中,瓦拉德卡获得57票支持、50票反对,另有47票弃权,符合组建少数派政府的法定要求。在瓦拉德卡所获的支持票中,除本党50位议员外,还有7位独立议员。主要反对党共和党所有议员均未参加投票。爱尔兰总统希金斯当天签署任命书,任命瓦拉德卡为总理。年仅38岁的瓦拉德卡由此成为爱尔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瓦拉德卡当选后表示,新政府将通过行动和进步来赢得人民的信任。他还表示,他领导的政府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将一切以欧洲为新中心。瓦拉德卡1979年出生于都柏林,是一位印度移民的儿子,在参政前曾做过全科医生,2007年当选为议员。在肯尼内阁中,瓦拉德卡担任过多个部长职位。IS头目巴格达迪在俄空袭中丧生? 俄:正在核实


606.com穆罕默德·本·萨尔曼沙特王室在周三(21日)发生重大洗牌,沙特国王废黜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任命穆罕默德·本·萨尔曼为新王储,后者曾经是副王储。据半岛电视台消息,沙特效忠委员会以31票(总票数为34)通过了对新王储的任命。 现年58岁的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 Muhammad bin Nayef)被任命为内政部部长。消息传出后,油价暂时波动不大。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此前是沙特阿拉伯副王储、第二副首相兼国防大臣。他是国王萨勒曼的儿子,年仅31岁就破格兼任国防大臣与国家经济和发展委员会主席,是沙特最高掌权者之一。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2014年4月任国务大臣、内阁成员。2015年1月被任命为国防大臣、王宫办公厅主任、国王私人顾问,并担任新成立的经济与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2015年4月被任命为王储继承人兼第二副首相、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去年提出以“活力社会、繁荣经济、雄心国家”为主题的“愿景2030”经济计划,并为沙特确定了“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枢纽”等三大远景目标。该计划核心目的是重新打造沙特的经济体系,减少沙特国内对于石油产业的依赖。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是沙特阿美规模达2万亿美元IPO的负责人。他于2015年提出,“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商业”,将沙特阿美从国家石油部拆离出去。萨勒曼还建议成立沙特阿美最高委员会,而他本人将统帅该委员会。(编译/孙蒙)袭击上演“双城记” 欧洲这是怎么了